插画

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

Adyun · 2月14日 · 2020年 · 本文729字 · 阅读2分钟243

临江仙

汐音社,Amuro – 世事长揖(朗诵)


遇见他,在时光的最前端。

垂髫童子的模样,临窗摇头晃脑吟诵着诗句,
天井里月上中天,清辉洒满一庭院,
婆娑又多情。

后来靠坐在桥边的柳树下,
膝上置着本《东坡乐府》,
桥下摇橹声、水声绵绵不绝,
却自成一番词中景致,
仿佛那个衣衫飘举的词人正立在舟头,
将而去往更远处的烟波里。

日薄西山,天色昏暗,
逐渐也看不清书上的字迹,
揉着酸涩的双目辨出那几句——“尚馀孤瘦雪霜姿”和“诗老不知梅格在”。

再后来终于长成个少年模样,
也将足迹印在了许多山巅和云端,
光阴里总是软红锦绣与恣意的欢谑,
仿佛只需抖擞衣袖三两下,
便有长风卷我上瑶台。
也忘记了最开始倚在喧嚣水边,
那些最寻常的温情和诗意。

又念及他时,已经走过了许多的路。
老旧的乌篷船,寥落的青衫和单薄的行装,归乡去。
一如来时的模样。
读的还是那卷诗词,读的还是那个人。

此时的他是一个背影,
以竹为杖,以芒鞋胜过万千快马,行走在烟雨深处。
也像一株立在山风里的松,满身崎岖风雨加身,
却依旧睥睨着千秋山河。

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馀生。
垂暮的他,这样对自己说。

合上手中书卷,靠着船壁,
信手捞过几缕月色枕着,阖眼睡去。
水声也渐渐远了,人间百年,忽如一梦。
从前的流水小桥,窗前月落,也渐渐重又聚合出了轮廓。

他是北宋的苏轼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。

世事长揖——乘物游心
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-Zhaoyun.art
临江仙·夜饮东坡醒复醉

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。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
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。夜阑风静縠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临江仙·夜饮东坡醒复醉

一直都很喜欢这首词,据说当时苏轼被贬,写完这首词之后的第二天 ,看管他的人以为东坡架船跑了,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亲自到他的院落查看,谁知苏轼还在打鼾睡大觉呢,这就是东坡的旷达吧。

0 条回应